港沟新闻网
您所在的位置:港沟新闻网>国际>新中国外交风云70年:中法建交如何上演“外交核爆”

新中国外交风云70年:中法建交如何上演“外交核爆”

2019-11-25 07:53:21 | 作者:匿名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1949年新中国成立,开启了中国历史和外交的新纪元。新中国70年的外交历史经历了一个史诗般的辉煌历程。然而,55年前,中法建交44个字的简短公报为西方和新中国之间的相互理解和交流打开了大门。它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双边关系的范围,在国际社会引起了轰动,被国际舆论称为“外交核爆炸”。

据新华社报道,2019年1月27日,中国习近平主席和法国总统马克龙互致贺电,庆祝两国建交55周年。自55年前建交以来,中法关系一直引领中欧关系和中西关系从全面伙伴关系走向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走向中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紧密持久的新时代。

作为第一个与新中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的西方大国,中法建交在新中国外交史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两国友谊的见证人和见证人,讲述了中法外交在过去半个世纪的兴衰。

"法国政府在1949年考虑承认新中国."

中法建交始于1963年10月,当时法国前总理富尔德访华。张西昌见证了中法两国外交关系的建立,时任外交部法国司司长,他告诉记者,“事实上,法国政府自1949年以来就考虑承认中国政府。”

据张锡常介绍,法国外交部的一份内部报告记录,由于印度日纳战争和中国承认当时的法国对手胡志明,事件并未发生。1954年日内瓦协议签订后,“承认中国”被重新提上日程,但由于阿尔及利亚战争再次被推迟。

1954年6月19日,时任中国总理兼外交部长的周恩来和时任法国总理兼外交部长的门德斯-法国在瑞士伯尔尼的中国大使馆首次谈到两国建立外交关系。(来源:人民日报)

直到戴高乐重新掌权,阿尔及利亚战争于1962年结束,法国才真正将“承认中国”提上日程。

1962年6月,戴高乐首次与法国政府发言人阿兰·佩利菲特谈论中国。戴高乐相信有一天法国将不得不承认中国,并为世界树立榜样。

1963年10月21日,在灼热的深圳罗湖桥的一端,张西昌焦急地等待着法国前总理埃德加·富尔的出现。他必须在遇到Ful时确认对方访问中国的身份,以便确定接待规格。

张锡常表示,当年8月,富尔德收到了周恩来总理亲自访问中国的邀请,但这一邀请是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发出的,表明此次访问是非官方的。9月,也就是戴高乐即将访华的前一个月,他打电话给曾经访问过中国的富尔,建议他研究中法关系的正常化。

1957年6月,埃德加·富尔第一次访问中国,会见了毛泽东。(来源:新华社)

戴高乐知道富尔将于10月访问中国,于是当场决定请他带一封私人信件到中国作为他的代表。

由于决定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戴高乐面临来自法国和国外的压力。为了掩盖他此行的真正目的,富尔特地到柬埔寨进行了一次往返旅行,并一直声称这次访问是“私人的”。

那么,富尔是想以半官方身份向中国开放中法关系,还是受戴高乐委托举行实质性外交谈判?第一次确认他的来访身份是张西昌当时的核心任务。

钓鱼台国宾馆的“神秘客人”带来戴高乐的信

当福尔到达时,他适时地告诉张西昌,他的访问是正式的。他是戴高乐的特使,带着戴高乐的一封私人信件,并当面递交给中国领导人。这意味着富的中国之行超出了一般测试的范围。事实上,他受戴高乐的委托,与我们的领导人讨论中法两国建立外交关系。

因此,张西昌立即决定按照两个计划中的高标准接收,并立即叫了一辆专列挂在从深圳到广州的火车上。

Ful曾被称为钓鱼台国宾馆的“神秘客人”,因为他总是声称这次访问是私人的,但他住在一家只接待外国领导人的国宾馆里。

1963年,钓鱼台国宾馆的“神秘客人”埃德加·富尔。(来源:新华社)

富尔离开前,戴高乐曾给他写了一份书面指示,“严格来说,我们不想从别人那里得到任何东西”,即法国不在同意任何条件的前提下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

在整个谈判过程中,戴高乐的指示得到了充分的高度执行。在台湾问题的讨论中,富尔表达了戴高乐对一个中国的支持,但坚持无条件建立外交关系。张锡常说,这实质上是回避公众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反对“两个中国”的问题,这已使谈判一度陷入僵局。

考虑到戴高乐对一个中国的实际支持和中法建交符合中国的战略利益,对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并照顾到戴高乐和法国政府的情况,中国灵活处理了建交的步骤。经毛泽东批准,周恩来提出了建立外交关系的新计划,即两国在内部达成三项默契的条件下直接宣布建立外交关系。

张西昌亲自记录了周恩来总理口述的三个默契,这些默契被翻译成法语并移交给富。富尔德在看到中国“建立直接外交关系”的新计划后,认为这是合理和可以接受的。

至此,中法两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实质性谈判已经结束,富成功完成了他的秘密使命。

为了避开人们的眼睛和耳朵,富尔回家时没有走同样的路线返回缅甸。相反,他飞往缅甸,向法国驻印度大使馆的一名外交官递交了访问结果报告,然后在回国前在印度停留了两周,表明他在亚洲之行中没有任何公务。

44个字的外交关系公报轰动了国际社会

1963年12月12日,法国派外交部欧洲司司长雅克·德·博马凯(Jacques de Beaumarchais)前往瑞士首都伯尔尼,与中国驻瑞士大使李清泉就建立外交关系的具体问题进行谈判。经过几轮谈判,1964年1月9日,双方就建交公报的内容达成协议,并就公报发表的时间达成协议。

1964年1月27日,中法两国政府同时就在北京和巴黎建立外交关系发表了两份公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法兰西共和国政府一致决定建立外交关系。两国政府同意在三个月内任命大使。

中法建交44个字的简短公报在国际社会引起轰动,被国际舆论称为“外交核爆炸”。

1964年1月28日,《中国人民日报》和《法国世界报》都在头版刊登了中法建交的消息。

中国前驻法国大使蔡方波(Cai Fangbo)表示,中法建交是冷战时期两国关系的重大突破,也是具有时代特征的转折点。中法建交为西方和新中国的相互理解和交流打开了大门。中法建交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双边关系的范畴,是推动世界多极化的第一步。

1964年6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任驻法兰西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黄镇(左)在巴黎爱丽舍宫向法兰西共和国总统戴高乐(中)递交国书。(来源:新华社)

1975年5月12日,应法国政府邀请,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开始对法国进行为期一周的访问。这是中法建交以来,中国领导人首次访问法国。这也是中国领导人首次正式访问西方主要国家。当时,被高等教育部派往法国推广汉语并在巴黎第三大学任教的李益民见证了邓小平的开创性访问。

李益民告诉记者,法国为邓小平接待国家元首准备了盛大的欢迎仪式。时任法国总理雅克·希拉克亲自在机场会见了他。"红地毯从贵宾休息室铺到飞机着陆处。"

1975年5月12日,法国总理希拉克(左)在机场欢迎来访的副总理邓小平。这是中国领导人首次正式访问西方大国。(来源:新华社)

从1920年夏天到1926年初,邓小平在法国工作了五年多。在此期间,他遇到了许多老一辈革命家,他们后来成为新中国的支柱,在周恩来的指导下,他走上了革命之路。

希拉克在机场贵宾室向邓小平总理致欢迎词后,邓小平特别提到了他年轻时在法国的经历:“法国是我年轻时居住的国家。法国人民的热情好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我很高兴能重游故土。”

希拉克访华带来了一份特殊的礼物

蔡方波是两国友好关系发展的重要见证人。1997年5月,当时的法国总统希拉克访问了中国。时任中国驻法国大使的蔡方波记得希拉克总统在此次访问中给中国领导人带来了一份特殊的礼物。

希拉克在20世纪20年代从法国施耐德工厂带来了邓小平的工作证。蔡方波说:“这张工作证真的很有意义。”当时,邓小平在法国工作了70多年,他们很好地保存了邓小平的工作证,这象征着希拉克对中国领导人的尊重。"他带着礼貌而不是感情把工作证带到了中国。"

希拉克访华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功,他本人对此感到非常满意。1998年1月30日,农历新年的第三天,希拉克回到法国,在蔡方伯的住处庆祝春节。

蔡方波告诉记者,当时大使馆里有一位来自四川的高级厨师,所以那天的晚餐包括川菜、火锅和饺子,还有一道元宵甜食。"希拉克非常高兴,吃了很多,气氛也很好。"这些碎片也成为中法外交史上的珍贵标志。

红星新闻记者蒋益金

编辑张勋

蒙特卡罗 湖南幸运赛车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上一篇:统计局:前8个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约4万亿元
下一篇:网友纷纷登上新华日报“头条”,谁最给力?